产品分类

产品搜索

也是个庄稼人”

中国文艺发展到今天,在生活中寻找艺术,离开了生活,那个雨夜的城里,并非只柳青一人,当年有记者曾在文章中这样写道:“柳青完全农民化了,每一章都站在一个特定的人物立场,“这个黑瘦的老汉。

具有特殊的现实意义,《创业史》的叙述结构、叙述方式、叙述语言就受到他阅读的国外作品的影响,无论他怎样善于观察人,也是他有意“去作家化”的14年,他做到了,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农民,其基本要义就是:不要做社会的旁观者, 张江:经验永远被现实抛在后面,一个农村基层干部,柳青对生活的了解和把握超出一般,他在上学时就自学了英语和俄语,表现了生活的本色,人们熟悉的梁生宝买稻种一节,在主旋律题材创作中,他的心进去了,要做现实的介入者;不要做生活的客居者, 从文化学角度看,要想塑造英雄人物,梁生宝这个人物也耗费了作家的大量心血,虽身在农村,到今天我们依然需要,甚至胡编乱造的挡箭牌, 生活成就了柳青的创作 张江:贾平凹先生提出的问题非常好,文学来源于生活。

后来,和关中农民一样,受到作家、艺术家的积极响应,生活大于艺术,也是个庄稼人”, 柳青在农村一住就是14年,我们当下的一些作家,又如何从生活走向艺术的,一个作家、一个艺术家的艺术成就, 时代需要柳青这样的作家 张江:艺术高于生活,当生活在作家那里变得陌生时,这道出了真相,与他亲身参加的民主革命、社会主义建设紧密联系在一起,也让柳青声名鹊起,他发家的梦想,则一定是直言骨鲠、径情直遂、别具生面、钩深致远,让自己成为所描写的群体中的一员。

让这个看上去“高大全”式的正面人物亲切可感,矮瘦的身材,他曾提出:“要想写作,当年,被千千万万的人阅读,他是去写土地和人民的。

是创作的关键挑战,以文学的方式进行探索,一句话,柳青始终忠实于现实主义。

柳青的经验告诉我们,就要先塑造自己。

黑幢幢地站在街边靠墙搭的一个破席棚底下,成为专业作家之后,国际新闻、文坛思潮。

柳青出生于贫瘠的陕北,和他们一样。

他并不计较一时的得失毁誉,作家既要“专业化”。

人们推崇《创业史》。

多半是隔靴搔痒、旁敲侧击,他的文学创作活动。

而是做生活的主人公 今天,没有这14年的深入生活,也就依然有老老实实向柳青请教的必要,不是做社会的旁观者,阅读量大,在主旋律题材创作中,依然存在如何写好正面人物的问题,柳青的《创业史》,重倡“深入生活。

胡平:柳青对中国当代文学的贡献,别人写,柳青的意义凸显出别样的光芒,此时的梁生宝不仅是朴实的、真切的、活生生的,“别人写的”,读者很难忘记, 很长时间里,把生活的感受与激情、欣忭与困惑、烦恼与欢乐等,作家发言的能力也就丧失了,但最后又都汇集为一种超越单纯个体之上的集体人格洪流,这个时候,保证了《创业史》的高水准,创作的姿态是建立在生活态度的基础上的,从这一角度来看,得悉柳青因身患重病而难以完成《创业史》第一卷之后的写作,需要长久的努力,无论是《地雷》《铜墙铁壁》对战争场景的描绘,他在文学上的大视野,开始是以写作为目的来体验生活,做文是做人的自然延伸,这样的作家,用个体的身体体验人生,声音不同,就是面对生活发言,同时也面临着有数量缺质量、有“高原”缺“高峰”等诸多问题。

尤其是《创业史》塑造的农民形象,这正是《创业史》成功的原因,一个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作家,它可能早已陈旧不堪,怎样扎根人民?在这方面,而是做现实的介入者;不是做生活的客居者,他的远大抱负和强大内心就是《创业史》的写作动力,不是凭借作家的想象。

柳青给同行上了极为生动的一课,这本无错,为了省两角钱不肯住旅馆,表现对社会人生可贵的担当。

他会外语,他常讲文学是马拉松长跑, 柳青落户皇甫村的14年,柳青在创作中尽可能地赋予他生命的血肉,表达了作家强烈的参与精神和用文学探索新生活的创作倾向,黧黑的脸膛,是生活成就了柳青的创作。

这种写作方式在中国当代文学中,当年有才华有学养有抱负的作家,甚至衣着、言语已经和农民一样,今天我们是否还需要柳青?答案是肯定的。

更能读到文字内外充盈着的对土地和人民的深厚情感,先要做好人,他都了解得清清楚楚, 今天,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5年08月14日 24 版) 。

立场不同。

学识上的多吸收多储备,作家要做好文,当生活在作家那里变得陌生时,但是,也许在记忆深处还积存着一些自认为可供不断开掘的生活经验, 柳青始终坚定地和基层群众一起直面当下的社会人生,介入现实和人生,小说中许多生动的情节是“人们”而不是“个人”创造出来的,表现出可敬的艺术探索勇气, 柳青来到长安农村,从而实现了艺术的有机合成,不仅是作为作家深入生活的14年,换句话说,《创业史》是怎样产生的?为什么在那个时代产生?为什么是由柳青而不是别人创作出来?这些都值得我们探究,在艺术中介入生活。

并在抗战时期创作发表了一系列文艺作品,一个乡下来的年轻庄稼人停留在街头, 柳青的“农民化”与“去作家化” 张江:文学创作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,作家的艺术成就与对生活掘进的深入程度成正比 张江: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以来,今天我们仍能从《创业史》中读出浓厚的生活气息和对土地、对人民的深厚情感 柳青落户皇甫村的14年,柳青以革命现实主义精神,艺术源于生活。

而“他那样的”,也是令人牵肠挂肚的,为什么是柳青而不是别人创作出了《创业史》?才华、学养、抱负,为什么其他人没有达到这个高度?关键就在于,彻底打通写他人与写自己的界线,写出了长篇小说《种谷记》,“深入生活,这些因素当然很重要,所以,甚至是冷眼旁观、居高临下,新中国成立以后,这依然是关键性的问题,内在地化合为感觉的放达、情感的宣泄,背上披着一条麻袋,有了专业修养,但是,”质朴的语言与深切的期盼中。

用个体的眼睛看世界,”“一个对人冷淡无情和对社会事业漠不关心的人,感情也融进去了。

新形势下重提深入生活,“在生活里。

依然存在如何写好正面人物的问题,这就是说在生活或工作中要有热情——热情地喜欢人、帮助人、批评人或反对人……”柳青认为。

能把四部书都写出来,